|
|
|
|
|
您当前的位置:本地通首页 > 本地特产 > 大乌山仙境

大乌山仙境

关键词:永镇江南     我要发布新的信息
  • 相关机构: 大乌寺
  • 电 话:0797-5382251
  • 网 址:http://dawutemple.blog.163.com/
  • 感谢 dawumonastery 您提交的信息已被本站采纳
  • 点击率:18601

    已有0网友参与纠错

[原创]永镇江南大乌山

感悟 2008-04-22 10:24:36 阅读199 评论11 字号:大中小

 吉安中心城区周边的山,据《光绪·吉安府志》载,较有名气的有40多座,山山皆绿,峰峰有名,所谓有名,史载绝大部分与寺庙道观有关,与文人骚客登临留迹相沿。而处于青原区东固镇与兴国县交界的大乌山,虽府志有载,却只廖廖数语乌山在八十都,山最高,有大乌小乌之别。相信没有去过大乌山的任何读者都会一掠而过,我亦如此。

 

 东固是个畲族人聚居的地方,是吉安市两个少数民族乡镇之一。另一个则属邻近的永丰县龙冈镇。龙冈镇历史上并不出名,处于县界之南。上世纪三十年代,毛泽东、朱德率领的红军从井冈山走出,准备向赣南闽西开辟根据地,但是蒋介石先生硬是不同意,采取围追堵截的种种手段,企图在运动中消灭这批救穷人于水火、抱大志于乾坤的当年的绿林土匪,今天执掌政权的风云人杰。于是在当年文天祥抗元兵败的空坑一带的小别山,蒋介石的爱将张辉瓒部队与朱毛的部队在一个雾满千嶂的清晨展开了殊死的激战。结果是张辉瓒兵败龙冈,束手就擒,也有了毛泽东激情澎湃的不朽词作《渔家傲·反第一次大围剿》。龙冈畲族人民在亲身经历这场改变红军命运、激发朱毛部队士气的战场上所付出的代价,如今在共和国的史书上很难找出鲜活的文字,但从党和国家对畲乡老区不断的扶持力度上,可见畲乡在共和国心中的地位。

 东固也不例外。随着时光的推移,东固亦不断推到人们的视线。这个当年的东井冈,接纳了从井冈山准备西进的朱毛部队。这无疑是红军生死存亡的一处不朽驿站,这无疑是这支军队摆脱劣境走向辉煌漫长历史进程中的不可忽视的一个逗号。偏师借重黄公略毛泽东一句诗句,历史在这里有一处不灭的闪光点。历史常常不与人的意志而转移,国民党飞机的一阵轰炸,弹片偏偏击中了在指挥作战的黄公略,这位倒在东固通兴国驿道边风雨亭脚下的汉子,如今人们只能从多少有些破败的公略亭前,去演义当年黄公略的雄才智胆。如果黄公略当年不死,历史的轨迹上将会显现什么样的波澜壮阔,也许一百个人会出现一百个结局不同的脚本。

 黄公略的血肉之躯铸造了东井冈的历史地位。黄公略的鲜血使后人的记忆中或多或少保留了对东固的印象。而大乌山,却只有上了年纪的畲乡人才有此断断续续的记忆。

 戌子年清明节后,我去东固镇了解林业冰冻灾后重建情况,在东固的  村,年过七旬的兰支书陪同我们察看人工种植的楠木林,人在山脚,远远看见一片挺拔苍翠的楠木林挂在山腰。年初那场罕见的冰冻灾害,使东固绝大部分山场的湿地松严重折断,毛竹遍地倒伏,杉树树冠象人为的削砍,剩下光秃秃的树杆标杆一样立在山上,而楠木,虽树梢有部分被冰雪伤残,绝大多数仍枝叶葱茏。清明的风,摇得树枝嫩芽乱长,淡绿的叶片已展开了娇小的叶面,而点缀在山林中的红杜鹃已进了谢花的季节,给人一种春浓如酒的蓬勃的生机。兰老支书告诉我,这片楠木是他们畲族家族的风水林,上世纪五十年代大跃进运动,村舍周边几棵两人合抱的大楠木,被砍下熬了楠木油,剩下一些小苗保存下来。上世纪80年代,政府看中这里的土壤适应楠木生长,使动用老建扶贫资金人工栽种了一批楠木苗,从此村里立下一条不成文规定,凡村前术村后的楠木谁都不准砍,尽管村民陆续从山上搬到山下居住,这片楠木保存至今,大的胸经已有30多公分了,成了亭亭玉立的大树。我告诉兰老,楠木可是好东西,是价值极高的本地树种。明清古家俱有许多是楠木制品,至今成了城里人热捧的宝贝。旧社会还有句俗言:房前屋后多种楠,媳妇进门尽生男。笑谈中,我问兰老支书,你有几个孩子呀,他自豪地说有七男一女,同行的人顿时大笑,印证了这句俗语。老一辈的人,至今仍顽强地固守着重男轻女的传统观念。

 下山的路上,同行的东固本地镇、村干部津津乐道地诉说着东固栽什么长什么的肥沃山水、东固的红色文化和畲族独有的风土人情。他们告诉我,东固境内还有一座最高的山峰叫大乌山,海拔1200多米。我说,好象在吉安府志上记载有一座叫大乌小乌的山峰,就是座落在清朝叫八十都的地方。东固应当是上百年前叫八十都的地方吧?兰老支书说:听长辈说应当是这里哩。说起大乌山,镇干部说,大乌山不仅风光好,名贵植物多,山上还有文天祥题写的永镇江南的碑刻。

 我一听,乍一惊。想不到东固畲乡不仅有耳熟能详的红色文化,还有一代先贤民族英雄文天祥的墨迹,顿时激发了我谒拜大乌山的念头。

 登大乌山已是谷雨时分。越野车从东固镇出发沿着崎岖不平的山道爬行,昨夜一场春雨,满眼是湿绿的颜色,倒伏的竹木,折断的枯枝在绿的色块中特别刺眼。偶见人家,一户、两户嵌在山腰,隐在树丛。顺山而挂的梯田、白晃晃的条块错落的水面与周围绿绿的起伏无秩的山体交织在一起,沟里潺潺的流水清辙见底,乱石激起的或大或小的水花,奏起一曲永恒的和声。车行的山路,据说去年才开挖,免不了一路的乱石和黄土,还有山水冲刷的迹痕。块石垒成的梯田,倒塌了的斜坡成了退耕还草的自然物象。人离不开自然,自然因人类频繁的活动而露出不养眼的伤痕。如果不是这场冰雪,如果不开挖这条进山的车道,如果,假如有如果,这山,这水,这鸟语、水声,谁能分辨出时间的远近,谁能找到历史与现实的节点,谁又能否定这不是画家心中追慕的山水美图。

 车行到海拔约800处的大小源村,道路收窄,我们只能步行。抬头南望,大乌山顶浸染在云雾之中。村民告诉我,到大乌山顶还有五里地。我们沿着村边一条用石块铺就的道路前行,路上的石块早已没有了边角,显出光滑的圆滑。有人告诉我,这条路是过去吉安东南部通往赣南的一条主要驿道。

 踏上这条古驿道,沿着文天祥当年金戈铁马拯救危朝的路,我们朝大乌山顶攀登。据传,宋德佑元年(1275年)正月十三日,文天祥在家乡官田接到朝廷谢太后上年十一月二十一日下的哀痛诏。诏书号召天下的忠肝义胆之士体上天福华之意,起诸路勤王之师,勉策勋名,不吝爵赏。这篇哀痛诏是想利用赵氏王朝300年的德泽去感化人心,并且以勋名爵位悬赏各地的勤王之师。但是赵氏王朝的覆亡已成定局,他的官爵禄位已失去了昔日的诱惑力,起兵勤王就是赴难。诏下之后,各地将官多持观望态度,按兵不动,有的在暗中寻找后路,而在官田老家接到诏书的文天祥却痛苦涕泣,没有任何犹豫,决心应诏勤王,挽救宋王朝。他奉诏的第三天,就传檄诸路,聚兵积粮,并且把自己的家产尽充军饷,很快就纠募吉赣乡兵三万人(郑思肖《文丞相叙》)。出发前,文天祥来到离官田老家20多里路的大乌山祭拜。海拔1200多米的大乌山,是官田周边最高的山峰。据说,早在唐代,大乌山顶就有佛教寺庙,香火甚旺。文天祥登大乌山,我们已经无法从文字上找到他的本意。当地人告诉我,遇到好的天气,站在大乌山顶可以看到周围数十里远的景致。文天祥登大乌山,应当在公元1275年的元月中旬,此时的江南,正是残冬,晴空万里,雨少雾薄,最是远眺俯瞰的最佳季节。伫立在大乌山的文天祥,举目望南,赣州地界历历在目。赣州是他任职的地方,1273年冬,文天祥为了侍奉年迈的祖母和母亲,请求离开朝廷临安调回江西任职,朝廷任命他出知赣州。他赴赣州任职才两年,旋即离开北上勤王,心中自然有许多的感慨,转身向西,又见千里赣江如炼,从赣南的崇山峻岭中逶迤而来,那悠悠北去的雄姿,正是他即将赴任御敌的方向。大乌山四周叠嶂的群山葱茏如黛,都是大宋江山数百年的疆土,岂能轻易易主。有人说,登泰山而小天下。人站在高处,心胸自然宽广,壮怀岂不浓烈。此时的文天祥一股以天下为己任的豪情壮志湧上心头,于是挥毫写下了永镇江南四个大字,以表达心中的勤王心志。

 据文献记载,文天祥的勤王军中,还有不少东固和周边地区少数民族的人员。《宋史·文天祥传》:天祥捧诏涕泣,使陈继周发郡中豪杰,并结溪峒蛮。陈继周是当时庐陵县的一位官吏,溪峒蛮是指散居在闽赣一带的畲族、瑶族等少数民族。东固与龙冈山水相连,民俗相通,语言交汇,都是畲族聚居之地。文天祥要在几天时间招募数万之众,没有大乌山周边畲族同胞的参与是不可能的。从这个角度看,虽然历朝历代的汉族统治者对少数民族采取敌视、贬低的政策,但在国难当头,少数民族的许多豪武特达之才(文天祥称少数民族中亦有豪武特达之才),纷纷走出山林,披上战袍,共赴国难。我们可以想象,上世纪三十年代黄公略开辟的畲族人聚居的东固革命根据地,又岂能少了畲族兄弟的血肉之躯?

 大乌山,你这座不见经传的高峰,你这座常在雾中不见顶的高峰,你这座仍然坚强地保留着文天祥走过的石块铺就的与世界相通之路的高峰,是何等的雄伟和壮阔。我站在永镇江南石刻门前,强劲的天风拍打着窗棂,发出有节奏的响声。佛堂里供奉的不是佛家人物的神位,而是文天祥白面长须神像。主持佛堂的也不是身穿特定服装、剃度超生的弟子,而是与世俗人一般的乡间俗人。我想,来此登临之人又何必去强求这些形式呢。在文天祥的故乡,在他赴难之前立下誓言的高地,有人还在记挂着他,这本身就说明文天祥的精神长在,灵魂永存。虽然文天祥不是神,但是在缺乏神的时代,人们却不能草率地把精神一起抛弃在物欲横流的背后。

 下得山来,这个只有99户人家、400来号人的龙家塘村委会,散落在十来平方公里的山峦沟壑。只见户户水自流,从山上用竹片引来的山泉在门前的大木桶中长流不息。耳听家家鸡打鸣,三五成群在房前屋后寻食斗闹。有些木纳的老汉,用纯朴的语言,回答着我们好奇的问话。

 我从前没有见过的树蛙,在水田边的油茶树上、竹篱笆上产下白色的卵巢,如城里孩童们惯吃的雪白的棉花糖球,风一吹,悠悠飘动,好奇之至令人驻足。紫色的、红色的杜鹃花正在盛开。油茶树被春风吹鼓的茶苞,随时可见。屈指数来,山上的季节比山下整个迟了一个节气,但生命却仍然在这里顽强地延续。于是,我再次在这条开挖不久的车路上颠簸时,有了不一样的感觉。眼前的黄土、乱石虽然对自然环境有些许破坏,水土流失也隐约可见,但现代文明的生活方式难道让这些大山深处的少数民族兄弟,还要继续等待下去吗?他们已经整整晚了一个节气啊!

 

 

 

 大乌山,正翘首等待山下市井街坊更多的祭拜者!

 

赞助商提供的广告
纠错信息:( 已有 0 人发表纠错信息 )
纠错信息:
感谢您的参与,让大家更准确的了解兴国!
用户名 密码 不支持匿名评论
标题: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图片刷新)

电话:15970716045(凌) 传真:0797-5316115 邮箱:448023161@qq.com
地址:江西省赣州市兴国县将军大道北段315号兴国在线 邮编:342400
Copyright © 2004-2018 兴国在线网络传媒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城市中国
京ICP备09021873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90779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9]字第548号函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